吉林快三豹子历史
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一百三十九章 众修士醉酒,祖师降责罚

作者:第九天命更新时间:2019-10-20 08:59:31
  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之前那香气便是从这坛子里飘出来的,这两个?#19968;?#31455;然偷?#20992;?#22312;这里吃独食……”九师兄抱起杨三阳身前的坛子,试探着喝了一口:“味道怪怪的,但?#28909;?#33145;中确很舒服,此物绵长有劲,体内似乎诞生了一股热流,当真是不错。”

  “是吗??#39029;?#23581;……”七师兄紧跟着贴上来,抢过了地上的酒坛。

  不得不说,杨三阳酿酒技术不错,数千年的膏腴,一个照面便征服了场中诸人。

  酒是个好东西,但却不可喝多。人喝多了?#23835;?#37202;疯,猴子喝多了会大闹天宫,那么修士喝多了呢?

  当一群修士醉醺醺的在?#19968;?#35895;中放声长啸,九师兄脱光了衣服站在山巅引喉高歌,不断咆哮着震动灵台妙境之时,杨三阳醉眼朦胧的睁开双目,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太对劲。

  确实是不太对劲,是谁在风中赤条条的裸奔?

  是谁站在山巅,不断狼嚎?吓得山中小动物瑟瑟发抖?

  “咦,十八师兄与十七师兄怎么不穿衣服纠缠在了一起?”

  那个不断施展神通,轰击大石头的?#19968;?#26159;谁?

  “卧槽,是谁将祖师的道宫给点燃了?”杨三阳醉意朦胧的翻身坐起,然后便看到了祖师宫阙中火光冲霄,顿?#26412;?#24471;一头冷汗,酒醒了大半。

  “这群孽?#21073; ?br />
  祖师黑着脸自后院走出,手掌一招风雨齐至,将那烧得狗啃一样的宫阙大火扑灭,然后山间一根藤蔓飞出,弹指间划过十几座山峰,将不成体统的众?#35828;?#22312;树上。

  “这些?#19968;?#23601;是衣冠禽兽,酒品不好,今日只怕是要遭受牵连了!”杨三阳瞧着被吊在大树下不断晃悠的诸位师兄,心中一惊,连忙翻身坐起,瞧着黑脸的祖师,不由?#20040;?#20102;个哆嗦,连忙对走来的祖师恭敬一礼:“弟子拜见祖师,弟子知错!弟子认罚!”

  祖师一肚子话憋在了心里,只是一双眼睛定定的盯着杨三阳,过了一会才道:“?#28909;?#35748;错,可愿受罚?”

  “弟子愿意受罚,只是这酒并非是弟子请诸位师兄喝的,诸位师兄不请自来,弟子也是无奈!”杨三阳委屈的辩解了一句。

  “酒?此物便是酒吗?”祖师拿起地上的一坛酒水,然后双目内流转出道道神光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  “正是,这是弟子平日里无聊的游戏之作,谁知诸位师兄居然如此……如此……放荡不羁……”瞧着那一具具白花花的身子,杨三阳觉得辣眼睛。

  “罚你在山中做苦力十万年,日后山中道路清扫、庙堂修缮,俱都归你!可有意见?”祖师不动声色的将酒坛塞入袖子里。

  “弟子……弟子……”杨三阳可怜兮兮的看着祖师。

  “嗯?你莫非有意见?”祖师拉长鼻音。

  “弟子不敢!弟子愿受处罚!”杨三阳苦笑着道。

  祖师闻言点点?#32602;骸?#23558;这群孽?#38477;?#25346;三日,以做?#24466;洹?#19977;日后在放他们下来。”

  祖师走了,杨三阳却愁眉苦脸的坐在地上,瞧着那满地狼藉,心疼的摸了摸身边酒坛:“这可是数千年的膏腴美酒啊,就这么糟蹋了!这群禽兽。”

  寻了一些山中木材,杨三阳开?#35760;?#24448;祖师宫阙中,修补被烧毁的建筑。

  一群弟子在冷风中酒醒,回忆着祖师出手的画面,俱都是心中一惊,乖乖的挂在树上不敢下来。

  修补好了山间宫阙,杨三阳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场中诸位师兄,然后满脸黑线的清扫着?#19968;?#23665;中的狼藉。

  “小师弟,前日那东西滋味真不错,喝了整个人飘飘欲仙,诸般烦?#31449;?#21435;,稍后待师兄出关,可否在赠我两坛?”九师兄在风中晃荡,一双眼睛看着清扫尘埃的杨三阳,双目里露出一抹讨好的味道。

  “我呸,酒品那么差,你竟然还想喝?门都没有!”杨三阳瞧着众?#25628;?#24052;巴的表情,冷冷的一笑:“祖师罚我做十万年苦役,还不都是因为你?#29301;?#25105;这是造的什么孽啊!”

  一边说着,杨三阳手中禁法力量流转,不着痕迹的将泥土中深藏的酒水封禁、隐匿,免得被诸位师兄惦记上,然后扛起扫把继续去清扫灵台方寸?#38477;?#33853;叶。

  山巅

  后院

  祖师身前摆放着一荷叶蚕豆,手中拿住玉盏,一口蚕豆一口酒,整个人面色微醺,好不自在舒畅。

  “好东西!好东西!怪不得诸位弟子?#20004;?#20854;中,确实是好东西!”祖师的眼睛开始放光。

  在其身边,童儿面色涨红:“祖师,这可是好东西,明日叫那道果免去苦役,专门给咱们酿酒如何?”

  “不行,岂可朝令夕改?老爷我要?#28784;?#38754;皮?”祖师摇摇?#32602;骸?#25105;已经知晓那酒坛的埋藏之处,这般宝物岂能瞒得过咱?#29301;?#21681;们日后当然是想喝就喝。”

  山下

  三日时间已到,诸位师兄面无羞愧的去了绳索,在风中来回晃悠,眼中露出一抹精光,七师兄看向九师兄:“你赶紧穿上衣衫,在山中不穿衣服,成何体?#22330;!?br />
  九师兄闻言面带不爽:“天地为衣,尔等为何在我衣衫之内窥视我?”

  话是这般说,却见九师兄神通施展,穿好了衣衫,然后眼露精光的跺了跺脚:“那小猴就是将酒藏在地下,道行师弟你最精通土遁,速速为咱们取出几坛解解馋。”

  道行闻言面色犹豫:“怕是不好吧,我怕道果师弟与我拼命。”

  “有什么不好,咱们师兄弟为你撑腰,此间再无外人,你不说?#20063;?#35828;,谁知道你盗取了美酒?”七师兄在一边怂恿:“就算是真的被道果发现,不就是一坛酒吗?这锅咱们替你扛。”

  “你们真的替我扛?”道行眼中露出一抹精光。

  “当真!”众位师兄齐齐点?#32602;?#21313;二师?#25191;?#20419;道:“你快点动手吧。”

  道行闻言搓搓手,身形直接没入脚下青石内,过了一会才眉头皱起,?#38405;?#22303;中钻出来:“怎么没有?莫非是前日被咱们都喝光了?”

  “怕是如此,如此香醇之物,怎么会有那么多,估计是被咱们喝光了!”七师?#32622;?#25720;下巴。

  “唉,看来以后要叫道果师弟多酿造一些美酒才好!”

  “就是!就是!这美酒酿造的太少!”诸位同门俱都是议论纷?#20303;?br />
  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被别?#35828;?#35760;上了,还好我提前施展神通,封禁了酒坛,否则道行这叛徒非要将我的家底都清空了不可!”瞧着面带失落的道行,杨三阳扛起扫把走过去:“诸位师兄,尔等不请自来喝我美酒,却惹来祖师怒火,罚我在山中清扫、修补十万年,这好大灵山圣境,我一个人要清扫到猴年马月?还望诸位师兄帮帮……”

  “哎呦,这酒水后劲太大,我的脑袋?#34892;?#26197;,为兄要回去?#23637;?#33510;修,咱们日后再见!”九师兄不等杨三阳说完,身形故作?#24590;模?#21521;着山间飞去。

  “哎呦,我的头好痛!不行了!不行了!我也要回山中休养!”道行直接扎入泥土?#23567;?br />
  “是极!是极!我为何觉得如此头?#25991;?#30505;呢?”

  “师弟,师兄酒劲还没消散,咱们有时间再聊。”

  ?#21834;?br />
  转眼间诸位修士走的一干二净,却是气的杨三阳挥?#30001;?#25226;:“一群混账,以后别想来我这里蹭酒喝,门都没有!”

  杨三阳整理了一番山间散落的?#19968;ǎ?#28982;后看着十几个空空如也的酒坛,不由得痛彻心扉:“这可是我千年的酿造啊,就这般没了。找个时间还需多酿造一些,将酒水补回来。”

  心中想着,杨三阳再次?#37202;?#36523;,?#20301;?#24736;悠的向山下走去。

  清扫灵台方寸?#38477;?#27963;计,说大不大?#30340;巡荒眩?#26472;三阳一双眼睛看向?#26007;剑?#24930;慢清扫着山中落叶,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自己初来圣境,那副小心谨慎,到处讨好别人的样子。

  “不知不觉,数千年过去,我已经也成为老妖怪了!”杨三阳面露感慨,轻轻清理着脚下落叶,露出了一抹回忆。

  三个月后

  一道很钟磬声响,只见山中道道流光飞转,伴随着诸位新入山门弟子的惨叫,杨三阳面色?#34892;?#21457;黑。诸位师兄看起来平日里和?#25512;?#27668;,可是下黑手敲闷棍却不会留情,只见一个个弟子被敲晕,绑在了大树上,面孔上犹自还挂着诸般不甘心,迟迟不?#20185;?#21435;。

  祖师讲道,杨三阳走入大堂,耐心?#32676;?#19968;番后,只见诸位师兄神清气爽的走入大殿,却是不见了诸位新入门弟子的身?#21834;?br />
  杨三阳是过来人,自然知晓众位新人怕是遭了闷棍,来不了了。

  “哼!”道义走入大堂,路过杨三阳的座位,冷冷一哼,双目露出一抹不屑。

  杨三阳摇了摇?#32602;骸?#23567;?#35828;彌尽!?br />
  “尾?#25237;家?#32728;上天了!不过是先天灵根?#32784;?#27861;相罢了,那可是你的机缘,他却在这里不知羞的炫耀显摆,果然是无耻至极!”道行恨得咬?#29436;?#40831;。

  道缘走入大堂,对着杨三阳笑了笑,端坐在第一个座位。

  瞧着身边空荡荡的蒲团,不知为?#25991;?#26085;小萝卜头可爱的面颊忽然闯入眼帘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
吉林快三豹子历史
双色球走势提带坐标2 手机合法彩票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爱彩乐 体彩福建31选7附加 江苏11选5今日直播 雪缘园nba比分直播网 顶呱刮彩票一本多少钱 北京赛车app机器人 申城棋牌客服 中国彩票历史记录